方术之国

胡星斗


醍醐子曰:两千多年来,中国知识分子的精力耗费在两个方面,一是对儒道佛特别是儒家八股的钻研上,二是对方术、神秘学的推究上。现在,人们往往对前者了解得比较多,而对后者印象不深,其实,中国在神秘学方面的经典浩如烟海,丰富异常,中国古代的科学也往往蕴含其中。

更具体地说,中国的学问一是显学,包括孔子、墨子、老子、庄子、韩非子、鬼谷子、孙子等人的学问,以谋略(人生谋略、社会谋略等)为主线,论述修身养性、治国平天下;二是神秘学,古时称为“术数”、“阴阳术”,这其中包含了中国人对宇宙、自然与人生、社会的关系的认识,历代对此研究者趋之若鹜。中国人对分析探索大自然不感兴趣,因而近代科学技术发展不起来,但是,我们象许多原始部落一样,基于对自然、社会、人生现象的不了解,方术大为盛行。许多人一辈子皓首穷经,钻研方术,正象许多古希腊人废寝忘食地钻研科学一样;中国很多名家撰写过术数类书籍,如刘伯温号称“前知五百年,后知五百年”,他著有(或相传著有)《多能鄙事》、《奇门定局》、《金弹子》、《一粒粟》等书,为汉时东方朔的《滴天髓》、《灵棋经》,南唐何溥的《灵城精义》,宋时赵普的《烟波钓叟赋》等书作过注。王充、苏东坡、朱熹、文天祥、宋濂、纪昀、俞樾、曾国藩等人都对神秘学颇有研究,流传到现今的中国古代典籍中有三分之一属于此类术数类著作。可见,它耗费掉了多少中国人的精神和智力呀!

中国神秘学的内容尽管没有严密的论证,都是一些神异、猜测、附会、感性、经验的东西,但其内容是相当广泛的,它包括星相术、相命术、占梦术、风水术、炼丹术、测字术、巫术、养生术等。著名的典籍有:《史记·天官书》、《开元占经》、《五行大义》、《梦占逸旨》、《周公解梦》、《解梦书》、《梦书》、《黄帝宅经》、《葬书》、《阳宅撮要》、《阳宅十书》、《阳宅辟谬》、《龙首经》、《奇门遁甲》、《飞盘奇门遁甲》、《遁甲演义》、《金匮玉衡经》、《太乙金镜式经》、《梅花易数》、《河洛精蕴》、《步天歌》、《推背图》、《烧饼歌》、《藏头诗》、《滴天髓》、《麻衣相法》、《柳庄相法》、《神相全编》、《六壬大全》、《日书》、《阴阳书》、《协纪辨方书》、《周易参同契》、《抱朴子》、《金仙证论》、《指玄篇》、《大丹直指》、《灵宝毕法》、《字触》、《测字秘牒》、《十问》、《合阴阳》、《黄庭经》、《素女经》、《玉房秘诀》、《房术奇书》、《养生四要》、《摄生总要》等。方术典型地代表了中国人的思维方式,其理论基础有四:一为天人合一,天人感应;二为五行相生相克;三为阴阳转化;四为原始崇拜。其方法有:演绎附会,揣摩臆测,察言观色,模棱两可,随机应变,类比象征,使用遁辞等。

中国人从来面临着风云变幻的人文环境,人间的旦夕祸福迫使人们对命运、未来及各种变数苦思冥想,由此,形成了博大深邃的生存智慧,也就是神秘学。人文的东西往往很难准确地把握,所以,中国人的学问,无论是《论语》、《老子》,还是谋略、术数,都是含混的。

西方虽然也有“神秘科学”,可是不如中国术数之悠久漫长、影响之大。孔夫子就说过:“不知命,无以为君子”,“道之将行也与?命也。道之将废也与?命也。”可见,他就是命运信奉者。

中国在春秋战国时期就出现了一批方术师,特别是鬼谷子被称作算命术的祖师。唐朝时李虚中开创了生辰算命术,他以人的生辰年、月、日推演寿夭贵贱,其说汪洋奥义,关节开解,万端千绪,所以,算命的人又尊他为祖师。现存有《李虚中命书》,疑为后人伪托。五代末之徐子平(曾与著名的麻衣道人陈图南隐居华山)将李虚中的方法进一步加以发展,他测算年、月、日、时“四柱”,每柱天干、地支各一字,共为八字,然后按阴阳五行生克变化推演命运,称为四柱八字算命术或子平术。传有《渊海子平》《明通赋》等书。其后,四柱八字算命风行天下,苏东坡有《东坡志林》,朱熹有《赠徐叔端命序》,文天祥有《跋彭叔英谈命录》,明朝时刘伯温为《滴天髓》作注,宋濂作《禄命辨》,清时发展为铁板数(用父母、本人八字,加上五音八卦推演,传为宋朝邵雍作)、紫微斗数(用本人的生辰八字,配合星辰十二宫八卦推演)。

算命术起源于占星。先人认为,人的命运都是由冥冥上苍决定的,所以,《易经》中说:“乾道变化,各正性命”。黄帝就设立星官,负责观察“日月星辰之变动,以观天下之迁,辨其吉凶”。古书中也有许多关于星辰与人事命运关系的记载。东汉时王充著《论衡》,首次将星象与五行结合起来,成为命理学之先驱。可见,算命术历史久远。相面术也是一样,起源于先民,到春秋战国时已有许多记载。如周室内史叔服、楚之令尹子上、越之范蠡、秦之尉缭都能相面,叔服说公孙敖的儿子谷“丰下”(下颌丰满),“必有后于鲁国”;子上说太子商臣“蜂目而豺声,忍人(残忍的人)也”;范蠡说“越王为人长颈鸟喙”,故离他而去;尉缭说秦始皇“蜂准(鼻子高),长目,鸷鸟膺(胸部挺起),豺声,少恩而虎狼心”,遂离去。汉朝时许负、王充、王符,唐朝时袁天罡,宋朝时陈抟,明朝时袁珙(著有著名的《柳庄相法》)、袁忠彻等人皆为大家。袁天罡还发明了称骨测命法,他将人的出生年、月、日、时换算成骨头重量,求其和,然后可查出命运。俗语骂人“贱骨头”,与此不无关系。

中国古代的风水术独树一帜。风水术也称堪舆术(堪:天道;舆:地道),是中国古人集居住环境选择、墓葬选址、建筑布局、景观评价于一体的综合性艺术,其理论基础为天人感应学说和阴阳五行学说。董仲舒为天人感应学说的集大成者,他同时结合阴阳五行学说阐述其专制独裁、三纲五常的思想;而后人则由此创造出丰富的风水理论体系。风水师将山体分为“五星”:圆山为金,直山为木,曲山为水,尖山为火,方山为土;将方位分作五行,使用五行相生相克理论,即木生火、火生土、土生金、金生水、水生木,木克土、土克水、水克火、火克金、金克木,得出五行相生的吉式或五行相克的凶式。晋代的郭璞相传著《葬书》,提出葬者乘生气(生气即行乎地下的阴阳五行之气,人皆由气构成,人生则气聚,人死则气散,但可通过择地使气凝聚,笼罩死者,感应生者)、气藏风得水(避风,有水环绕)等学说。著名的《黄帝宅经》则提出宅性说(按房屋朝向分为阳性宅、阴性宅)、命座说(住宅的不同方位是相应家庭成员的“命座”,在这些地方有各自的忌讳)、建宅顺序说(根据宅性确定依次动工修建的顺序,如阳宅宜从亥位建起,按顺时针修至乾位)、时令说(不同的季节有其忌讳,如春天不宜建东屋)、虚实说(五虚令人贫贱,五实令人富贵)、宅墓配合说等。象这类中国古代风水理论著作汗牛充栋,后世多有发展变化,日益复杂、精密,象五行、八卦、64卦、干支、日辰、方位、阴阳、气脉等无不汇入风水理论之中。上到皇帝下到百姓,大到选都小到门窗之位,无不取决于风水。

中国古代的养生术、房中术著作也是卷佚浩繁,足见中国人对世俗的热衷,对长寿、饮食、男女之道的花样翻新。中国的食疗、药疗、炼丹术、养形术、养神术、五禽戏、气功、按摩、推拿、房术等理论和技术让人眼花缭乱,叹为观止。

马王堆出土的汉初古书《养生方》、《十问》、《合阴阳》、《天下至道谈》等就主要属于房中术。东汉时,张道陵以“玄、素”之道(传说黄帝曾从玄女、素女学习房中术)为人治病。曹操曾召集方士讲习房中术,曹操“行之有效”。晋时葛洪著《抱朴子》,此时还出现了《玄女经》、《容成经》、《彭祖经》、《入内经》、《内宝经》等书。隋唐时,房中术空前发达,药王孙思邈著《千金要房》,还有《素女经》、《交接经》、《洞玄子》、《玉房秘诀》、《新撰玉房秘诀》、《素女方》等问世。可是,宋明理学兴起后,灭人欲,存天理,士大夫对性讳莫如深。明时从宪宗以后,朝野上下又都大谈房术,方士因向皇帝进献“春方”也多青云而上,文坛也出现了《金瓶梅》等“淫书”。此后,房中术走向衰落,到西方医学传播后,更湮没无闻。

醍醐子曰:方术、神秘学正反映了中国人的生活内容和思维方式!虽然世界各民族都有迷信、巫术之类的东西,但就其深度和广度来说,都没法与中国相比。中国的方术自成体系,历时数千年经久不衰,深刻地反映了民族性。

从方术内容上来看,中国人是世俗主义者,所以,方术也是为了满足人们世俗的欲望。如追求荣华富贵,吃喝玩乐,长寿成仙,死后也要葬于“风水宝地”,庇荫子孙大富大贵;再如,中国人重视封建伦理尊卑,方术中也浸透了男尊女卑、官贵民贱、光宗耀祖、忠孝节义、帝王将相等内容。中国人也是命定主义者,圣贤曰:“不知命,无以为君子”,“死生有命,富贵在天”,“君子居易以俟命,小人行险以侥幸”,因此,方术师认定命运决定面相八字,面相八字反映命运。既然命运是铁定的,那么老百姓只能认命,安分守己,逆来顺受,对统治者不加反抗;秦末陈胜起义,首先喊出:“王侯将相,宁有种乎?!”表明了对命运论的公开挑战,可惜,这种声音在历史上太微弱了。

从思维方式上来看,中国人是象征主义者,我们不擅于逻辑推理,但擅于类比、比喻,五行学说及其运用正是如此;譬如,四季可以配五行,除春夏秋冬之外,再加上“长夏”即可;方位也可配五行,除东西南北之外,再加上“中”即可。利用五行生克、阴阳八卦来推演,很象代数学,颇能胡弄人,可是其前提和五行本身就不是科学的,只能算作伪科学。

醍醐子曰:方术起源于三种原始信仰,一为天象崇拜与畏惧。古人遥望茫茫天空,倍觉神秘,因此,产生许多遐想;他们认为,天上每一颗星,对应地上每一个人,天与人是相互影响的;陨星、彗星的出现是不吉利的;箕星出现会有风,毕星出现会有雨。总之,天象与人事是对应的,于是,星命家们直接从星象推断人的命运;后来,书生们嫌这种方法太简单,便运用五行八卦来附会,增加了神秘性。二为动物崇拜。中国的十二生肖便是动物崇拜的残余,牛马狗是因为帮助人类劳动而受崇拜,兔羊鸡猪是因为有助于维持人的生命而受崇拜,龙虎蛇鼠是以其威严、凶猛、害人而受崇拜,猴子则因为与人类相近、机灵顽皮而受崇拜。三是五行崇拜(元素崇拜)。古希腊、古印度也有世界组成的元素论,如有人认为世界由“火”组成,有人认为由“水”组成,有人认为由“地”“水”“风”“火”组成,但他们没有将这些上升为“放之四海而皆准”的“理论”,而中国人不仅把五行与四时、五味、五色、五声直觉地联系起来,而且将之与种种人事作类比、推理,由此得出荒唐的结论。

还有,方术与中国传统医学关系很大!一是巫师、道士常常运用巫术替人看病,二是中医与方术在理论上是相通的,它们都以五行学说为基础,三是中医与相术的方法也是一样的。如中医的主要诊断方法是望、闻、问、切,与相术的观颜察色、询问抚摸是一致的;中医所说的肝火望者面赤,目涩,性躁,与相理所说的面赤者“性急、多暴躁”是一致的。可以说,医、相是同源同道的。

不过,中医尚有合理成分,而方术大部分荒唐透顶。譬如,相术中以气色判吉凶,将面色分为青、白、赤、黑、黄五种,唯有黄色是大吉大利的,它起源于中华民族对黄色的崇拜、对帝王的崇拜;现在我们知道,黄色恰恰是有病变的反映,说明肝、胆有毛病。可见,方术不仅不合理,而且会害人不浅,是不宜向世界传播的。

可是,方术、神秘学这种伪科学,让中国人着迷了几千年,浪费了许多中国人的生命,真让人痛心疾首!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