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慧的诞生

           --- 与思灵对话录(十一)


思灵:看来你有点不高兴。

幼君:主要是没有思想准备,谁知道会是个丫头。

思灵:这得完全赖你老丈母娘。我看你的闺女长得挺漂亮。

幼君:刚生几天就能看出漂亮?你是不是在安慰我?那你看她长得象谁?

思灵:我看挺象我的。

幼君:你是不是想把我活活气死?

思灵:你真不愿意有个女孩?

幼君:其实这两天我思想转过弯了。女孩男孩都一样。

思灵:我记得你说过连智能电脑都对付不了女人,这说明女的要比男的聪明。

幼君:那没错,在智能电脑时代男人的思维全都没什么用了,女人的思想和
      意识还会有一定的作用。

思灵:你把咱们的对话在网上刊载,我看是你小子有点儿在害我。你表面上
      抬举我,把我描写成没有缺点的圣人,使我可敬不可亲,而是让读者
      去欣赏和喜欢你。你说有谁会和一个没毛病的人交朋友?而且这个人
      好象把什么都能看透。

幼君:那也不一定,说不定天真女人就喜欢你这样的人,难道这也算是害你?
      我收到一些反馈,有读者现在还是没搞清到底什么是智能。

思灵:人们对智能的理解是多种多样的,一般是看表象。而我对智能理解是
      从它的本质上定义的。

幼君:你能不能用通俗举例的方法说明智能?

思灵:比如,识别能力,...

幼君:别又提你老舅家的那条狗,讲别的。

思灵:还有就是认知能力。电脑最多只能认,但不能知。这算不算通俗?

幼君:你是说电脑可以认字、认人、认声音,但是不知道它们的含义,对吗?

思灵:对。下面我把人们特别是国内外学术界流行的对智能的错误概念列出
      来:

      1. 智能可以仅仅通过外部指令和给定程序人工实现。

      2. 人类提供的程序可以使电脑具有学习能力。

      3. 人工智能不一定是生命形式。

      4. 无意识与智能无关。

      5. 目前电脑可以具有经验。

      6. 记忆内容就是经验。

      7. 智能过程不一定是自发的。

      8. 智能可以与欲望、情感和意志分离。

      9. 智能可以用数字化方式实现。

      10.智能可以用数字方式进行模拟。

      11.智能的本质属于理性范畴。

      12.智能可以是一种结果表象而不是过程。

      13.人工智能可以被复制,读出和改写。

      14.人工智能仅仅是工具。

      15.人工智能具有客观性,不具有主观性。

      16.目前的电脑和电脑系统具有智能。

      17.解决理性化的事物需要智能。

      18.智能只能实现有意识行为。

幼君:这些抽象问题我一时也不能完全搞清,留给大家讨论好了。不过,你罗
      列十八条罪状,就不怕树敌太多? 你的理论如果正确的话,那可值大钱
      了。

思灵:时间将会证明谁是谁非。有位读者给我写信,提到“深蓝”下国际象棋,
      愣把世界冠军给赢了。可我还是认为这个深蓝没有智能。这个问题你怎
      么看?

幼君:我认为深蓝里的程序实际上是个电脑游戏,只不过要想赢它需要极高的
      智能。我玩过很多电脑游戏,有些过关难度不亚于与深蓝下国际象棋。
      电脑游戏都是人编的程序,是数字化模拟技术的完美体现。凡具有逻辑
      性和可精确重复性的事物都可以用数字化模拟。

思灵:现在的电脑在处理理性化问题方面远远超过了我们人脑的能力,但是它
      在解决人类感性问题方面就无能为力了。围棋是咱们东方人感性思维技
      巧的集成,它的逻辑如果用数字化模拟,经常每步的计算都是宇宙数字,
      即使电脑的计算速度达到基本粒子的振动频率也无法在人所能接受的时
      间内完成。更不用说模拟我们与情感密切相关的智能了。

幼君:感性问题具有不确定性,经常没有必然、最好和最坏。解决这类问题就
      需要智能。咱们东方人的思维和社会心理比较趋于感性方式,而西方人
      则偏重理性方式。数字化和信息化时代对咱们东方人的生活方式、传统
      文化和心理打击最大。

思灵:所以我认为咱们有些中国人虽智商高,但经常不能适应社会理性化的生
      活方式,相当一部分人不会享受孤独。

幼君:我们的智能往往在神秘的斗心计方面运用得非常出色,这就需要使我们
      的人际交往距离在较近时才能充分发挥。即内斗内行,外斗外行。你是
      不是担心社会理性化的进步会导致人际心理距离变大从而破坏我们的文
      化传统?

思灵:这是肯定的。不过我始终认为中国人的灵活感性方式不是什么缺点,西
      方人死板理性的思维更没有什么值得羡慕之处。问题是社会的发展和科
      技的进步都是理性化的。这使得我们对此除了适应外毫无办法,重要的
      是能够认识到这种残酷的挑战。关于电脑时代将要对我们社会生活、人
      际关系及心理和行为的影响我们以后再侃。

      最后我给你出个有趣的命题,看你能不能证明出来:一个非生命的自动
      系统只能有一个程序。换句话说,如果它有一个以上的独立程序的话,
      就不可能是个完全自动的系统。

幼君:我想如果能够证明这个命题,会帮助我们对生命智能、电脑智能或其他
      形式的人工智能有更深刻的理解。

      这几个月我们总在在探讨智能与人脑的思维和认知原理,一直回避讨论
      人的心理、行为和人格方面的问题。我认为探讨这类问题会更贴切人们
      的日常生活感受和心理活动。

思灵:可是讨论这类问题也会产生副作用。如果把人分析得太透彻,会使人们
      的感情和意识变得乏味。不如保留一种未知的神秘感,我们中国人不喜
      欢把感觉上的东西点透。我不喜欢老外在交往中那种直来直去的性格,
      把什么事情一下就点透了,多没劲呀,关系还怎么深下去呢?

幼君:人与人之间的交往不光是功利的,玩心眼、打趣也是一大享受。老外们
      就体会不到这里的乐趣。对很多人来说欣赏什么艺术也比不上欣赏身边
      活人的真实喜怒哀乐来劲。我真没想到咱们探讨电脑与智能却倒腾出了
      这么多的哲学问题和深刻思考。

思灵:话说回来,其实我在文章里还有咱们的对话中都是围绕着什么是智能这
      个主题。另外我还把咱们在这方面的理论探讨进行了总结,并用英文写
      成了一篇文章。回头你帮我审查一下。

幼君:看来你想通了,就不怕老外把咱们的专利无偿拿走?回头我和那位研究
      员联系一下。

思灵:哪来的什么专利呀?我是想用它作诱饵,引出老外的成果让咱们中国人
      无偿使用。咱们可别犯傻,一旦咱们的文章在所谓的一个学术刊物登载
      后,就不能在其他任何地方发表,转载也要经这个刊物同意。要不我干
      吗怀疑那位研究员是个特工呢?

幼君:你说的有道理。阶级斗争这根弦还是不能丢的。咱们中国人的智商就是
      比老外高,就是经常发挥的不好。

思灵:读者对咱们的对话系列有很多议论,有褒有贬。还有说是胡编乱造的,
      你怎么看?

幼君:谁能造编出这种深度的文章给我看看!虽然从纪实角度上看有编造的痕
      迹,从文学角度上看显得很粗糙,但是从寓意、哲理、科学和启示方面
      我认为是过得去的。这也是我写这个对话系列的主要目的。

思灵:是的,我也有同感。不过我们应该谦虚谨慎些。

幼君:我承认读者对文章中提出的好些中肯意见和批评是很有道理的,对我有
      很大的帮助。我会找机会向批评的、表扬的、转载的、张贴的读者们表
      示感谢。希望读者把对我们的对话的某个内容的看法、意见、批驳和评
      论投稿发表。

思灵:你们准备给女儿起个什么名字?

幼君:还没来得及商量,这个艰巨的任务交给你了。对了,你说还叫智能吗?

思灵:叫智慧。

返回

主页

随想录

人际关系对话

讨论组

电脑与智能

 人工智能哲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