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物降一物

                  --- 与思灵对话录(五)


思灵:喂,是幼君吗?说好了你怎么没来呀?

幼君:呦,我忘了给你打电话了。我老婆今天下午上街买菜回来在院门口摔了
      一下。现在我在人民医院。

思灵:要紧吗?

幼君:她没什么事,就担心怀的孩子。现在正在检查,大夫告诉我初步检查没
      什么问题。

思灵:她怎么会摔着呢?

幼君:嗨,也不知道是哪个混蛋把水泼在院门口,一冻成冰还不滑。多亏我们
      邻居帮忙把她送到了医院。开始小田还不愿意去。

思灵:还是检查一下好。我挂了,你赶紧照顾她。

幼君:别、别,反正我也进不去检查室。你猜我今天碰到谁了,咱们系的何晓
      今。

思灵:是不是三班那个何三姑? 说话还是一付教训人的口气吗?

幼君:对,当初她是咱们系学生会的头儿,现在又当上了正司局级领导。她特
      不满意你乱发表文章,你竟然胡说什么电脑只能执行特定的指令。对了,
      她是在新年同学聚会时得知你那几篇文章的。

思灵:应该允许有不同看法嘛。现在关于电脑发展的文章和评论多了去了,她
      怎么不嫌乱?我看是嫉妒,害怕在老同学中失去耀眼的“官”环。不对
      呀,她又是不是我的上司,怎么管上我了?你又添油加醋了吧?

幼君:嘿嘿,是的。不过她说IT界人士最反感你对电脑下的定义。信息时代是
      以电脑为代表的。电脑的最重要功能就是处理信息。你怎么光说只有人
      脑才能处理信息?说你不是无知就是荒唐。你说电脑是白痴,这不是骂
      我们搞IT的人都在伺候白痴?

思灵:这罪过可不轻,幸亏她的官还没当大,要不非定我个破坏国家信息化的
      罪。我可从没说过电脑不能处理信息。其实我只是暗示电脑的工作不是
      自发的。这属于比较抽象的属性范畴。你过问她关于人工智能方面的内
      容吗?

幼君:她说那是科研项目,不属于信息产业。详细情况她也不了解。其实何晓
      今是笑着讲那些话的,你别在意。我知道你说的电脑处理信息与人脑处
      理信息是不同的概念。

思灵:这就对了。其实电脑处理信息过程也是在执行外部指令或给定程序中的
      指令。你是搞电脑的,用不着我多解释。

幼君:这个问题我还要好好想想。对了,有时执行指令也需要智能,这不和你
      的说法自相矛盾吗?比如学生按老师指令做作业过程,还有我按老板指
      令编电脑程序。

思灵:执行指令有两种情况。一种是整个过程完全走程序化,这就不需要智能。
      我所说的电脑工作就是指这种情况。另一种就是在过程中需要探索、发
      现、套用或制定程序或规则,这就是你刚才举的例子。你说学生做作业
      是不是套用学过的公式和概念?再说医生看病、法官断案以及领导决策
      虽然都是在执行程序和规则,但是在这过程中还要根据不同情况去套用
      适当的规则。决策程序化并不排除智能的作用。
  
幼君:你干吗不在文章里说清楚些?何晓今还说要找你算帐呢。回头我吧她的
      电话给你。你跟她解释吧。她毕业后在国家一个什么部委信息中心搞研
      究,现在当了领导。其实她对你印象不错,还说你比她强,要向你学习,
      只要你努力一定会进步得更快,就是别把研究方向搞偏了。虽说有点官
      腔,她可对人还是挺热心的。

思灵:我可不想惹这位何三姑,在大学时候我曾经领教过她的利害,当时见她
      就怵。刚才就差点让你吓着,你也不是不知道我对付女人是弱智。

幼君:你说要是有了高级智能电脑,是不是就不用人来领导和决策了,看病也
      不要医生了?

思灵:也许比我们能够想象的问题严重得多。

幼君:生物克隆技术出现后人们才去讨论它的影响和带来的问题,人们早干什
      么来的?要是哪天早上智力克隆技术出现了,恐怕讨论什么都来不及了。

思灵:问题是有很多人认为人工高级智能是好莱坞道具里的玩艺或者认为不过
      是我们的工具而已。

幼君:哎哟,我看见丈母娘来了。这老太太可比何三姑利害多了。我得过去了。

思灵:哈,一物降一物。家里需要帮忙说话。以后你得多干家务活儿。

幼君:再见吧。妈,您来了,...(电话断了)


作者声明:本文中名叫何晓今的何三姑,完全是虚构的。如有雷同纯属偶然,切勿
对号入座。

返回

主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