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物降一物

--- 與思靈對話錄(五)

思靈︰喂,是幼君嗎?說好了你怎么沒來呀?

幼君︰呦,我忘了給你打電話了。我老婆今天下午上街買菜回來在院門口摔了
      一下。現在我在人民醫院。

思靈︰要緊嗎?

幼君︰她沒什么事,就擔心懷的孩子。現在正在檢查,大夫告訴我初步檢查沒
      什么問題。

思靈︰她怎么會摔著呢?

幼君︰嗨,也不知道是哪個混蛋把水潑在院門口,一凍成冰還不滑。多虧我們
      鄰居幫忙把她送到了醫院。開始小田還不愿意去。

思靈︰還是檢查一下好。我掛了,你趕緊照顧她。

幼君︰別、別,反正我也進不去檢查室。你猜我今天碰到誰了,咱們系的何曉
      今。

思靈︰是不是三班那個何三姑? 說話還是一付教訓人的口氣嗎?

幼君︰對,當初她是咱們系學生會的頭兒,現在又當上了正司局級領導。她特
      不滿意你亂發表文章,你竟然胡說什么電腦只能執行特定的指令。對了,
      她是在新年同學聚會時得知你那幾篇文章的。

思靈︰應該允許有不同看法嘛。現在關于電腦發展的文章和評論多了去了,她
      怎么不嫌亂?我看是嫉妒,害怕在老同學中失去耀眼的 "官" 環。不對
      呀,她又是不是我的上司,怎么管上我了?你又添油加醋了吧?

幼君︰嘿嘿,是的。不過她說IT界人士最反感你對電腦下的定義。信息時代是
      以電腦為代表的。電腦的最重要功能就是處理信息。你怎么光說只有人
      腦才能處理信息?說你不是無知就是荒唐。你說電腦是白痴,這不是罵
      我們搞IT的人都在伺候白痴?

思靈︰這罪過可不輕,幸虧她的官還沒當大,要不非定我個破壞國家信息化的
      罪。我可從沒說過電腦不能處理信息。其實我只是暗示電腦的工作不是
      自發的。這屬于比較抽象的屬性范疇。你過問她關于人工智能方面的內
      容嗎?

幼君︰她說那是科研項目,不屬于信息產業。詳細情況她也不了解。其實何曉
      今是笑著講那些話的,你別在意。我知道你說的電腦處理信息與人腦處
      理信息是不同的概念。

思靈︰這就對了。其實電腦處理信息過程也是在執行外部指令或給定程序中的
      指令。你是搞電腦的,用不著我多解釋。

幼君︰這個問題我還要好好想想。對了,有時執行指令也需要智能,這不和你
      的說法自相矛盾嗎?比如學生按老師指令做作業過程,還有我按老板指
      令編電腦程序。

思靈︰執行指令有兩種情況。一種是整個過程完全走程序化,這就不需要智能。
      我所說的電腦工作就是指這種情況。另一種就是在過程中需要探索、發
      現、套用或製定程序或規則,這就是你剛才舉的例子。你說學生做作業
      是不是套用學過的公式和概念?再說醫生看病、法官斷案以及領導決策
      雖然都是在執行程序和規則,但是在這過程中還要根據不同情況去套用
      適當的規則。決策程序化並不排除智能的作用。

幼君︰你干嗎不在文章裡說清楚些?何曉今還說要找你算帳呢。回頭我吧她的
      電話給你。你跟她解釋吧。她畢業后在國家一個什么部委信息中心搞研
      究,現在當了領導。其實她對你印象不錯,還說你比她強,要向你學習,
      只要你努力一定會進步得更快,就是別把研究方向搞偏了。雖說有點官
      腔,她可對人還是挺熱心的。

思靈︰我可不想惹這位何三姑,在大學時候我曾經領教過她的利害,當時見她
      就怵。剛才就差點讓你嚇著,你也不是不知道我對付女人是弱智。

幼君︰你說要是有了高級智能電腦,是不是就不用人來領導和決策了,看病也
      不要醫生了?

思靈︰也許比我們能夠想象的問題嚴重得多。

幼君︰生物克隆技術出現后人們才去討論它的影響和帶來的問題,人們早干什
      么來的?要是哪天早上智力克隆技術出現了,恐怕討論什么都來不及了。

思靈︰問題是有很多人認為人工高級智能是好萊塢道具裡的玩藝或者認為不過
      是我們的工具而已。

幼君︰哎喲,我看見丈母娘來了。這老太太可比何三姑利害多了。我得過去了。

思靈︰哈,一物降一物。家裡需要幫忙說話。以后你得多干家務活兒。

幼君︰再見吧。媽,您來了,...(電話斷了)


作者聲明︰本文中名叫何曉今的何三姑,完全是虛構的。如有雷同純屬偶然,切勿
          對號入座。

返回

主頁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