朋友越來越難得

--- 與思靈對話錄(七)

幼君︰這兩天你家人老說你不在,你的手機也不開著。

思靈︰周末我去河北張家口一趟。手機沒電了。又有什么新思想了?

幼君︰我一個人在家閑得慌,想找你聊聊。你猜我這些天晚上在家學什么呢?

思靈︰你該學怎么當個好父親,提前作準備嘛。

幼君︰這幾天我在網上學哲學了。網上哲學思想形形色色,我怎么就找不到關
      于你說的感性、理性和非理性的說法。你給我說說這幾個詞的哲學概念。

思靈︰人思想和行為有理性和非理性兩個方面。人的理性通常是由人的社會性
      所表象。對應人的非理性就是指人的反社會表象。

幼君︰你就說人人都有雙重人格不行嗎?

思靈︰所謂感性就是介于理性和非理性之間的緩沖區,以調節它們兩者之間的
      沖突。既不違反社會準則又要滿ì人的非理性欲望。只有感性方式才可
      以在社會責任和社會壓抑之間找到思想和行為的平衡點。人類較高層次
      情感和智能都是這種感性方式的產物。比如說美學和藝術,還有科學探
      索和研究。

幼君︰你他X的真利害,我是徹底服了。我回去要好好消化你這番高論。

思靈︰個人有一種非理性的趨向,一旦條件具備就會趨于本能,非道德化。而
      社會發展是逐步理性化的。這個矛盾和沖突會越來越嚴重。

幼君︰這我知道。人的社會行為是遵循社會準則的。例如社會上的公共關系,
      完全是等價交換的。無論是客客氣氣還是勢利小人都沒脫離這些準則。
      而私人關系的準則與公共關系恰恰相反。朋友哥們兒之間的關系越是鄙
      俗就越鐵,客客氣氣倒反而不行。你知道為什么吃喝風老剎不住?

思靈︰我想現在多數人不是為了占公家便宜或是欣賞美食。只有在酒桌上人的
      另一面才能得到滿ì,老正經白板的誰受得了。你別羨慕那些當官的、
      當老板的,別人老對他們客客氣氣,豈不把他們害出病來。

幼君︰真是的。一個人最難得的就是有幾個好朋友。

思靈︰我擔心在網絡時代,鬧病的人會大量增加。人們在網上作生意、辦公、
      購物、受教育還有娛樂,這不毀了咱們的文化傳統?

幼君︰人們可以開Party,在酒館、公園、運動場和俱樂部交往。不過,這種
      交往成本是很高的,效果也不一定好。我還是喜歡咱們住的大雜院兒。
      看來只有高級智能電腦到來后,我們人類社會才能停止理性化過程。

思靈︰好哇,你現在就向智能電腦投降了。

幼君︰說真的,咱們從大學認識到現在有二十年了吧?可我總覺得還摸不透你。
      平常你跟一般人沒什么兩樣,可感覺事物和看問題你總跟別人不同。你
      從不談你家裡的情況。是不是保持給人一種深奧和神秘感呢?這總讓我
      對你說話時不敢太隨意,似乎我們的關系老有一種距離。

思靈︰我們家你不是常去嗎?

幼君︰我說的是你從前的家,你的童年,你的父母兄弟姐妹。你好象總回避談
      這些事情。我可學過心理分析和人格理論。你的思想和性格一定跟你的
      早期生活經歷有關。

思靈︰我沒有兄弟姐妹。我的父母都是盲人。

幼君︰你父母還好嗎?

思靈︰母親在我上大學前一年去世了,老爸在張家口地區的一個盲人福利院裡,
      最近病得很重。

幼君︰對不起。我原來一直以為你父母退休后回老家了。我能想象你的童年生
      活一定挺傷心的。

思靈︰可你永遠也理解不了我幼年、少年時的心。你知道我小的時候最大的心
      愿是什么嗎?你一定要猜。

幼君︰是在放學后能和別的孩子一起玩兒。

思靈︰不對。

幼君︰不受別人欺辱和嘲笑。

思靈︰接著猜。

幼君︰希望有別人那樣的父母。或希望有兄弟姐妹。

思靈︰算了,你別猜了。我最大的心愿是在家裡裝個電燈,我只想晚上能在家
      裡看撿來的書,可我家連個電燈都用不起,街道又不允許我家點油燈。
      我十歲那年用全家一天的飯錢,不到五毛錢,買了燈口和燈泡,在工廠
      垃圾堆撿了一段電線,晚上偷偷接到鄰居家的電線上,差點兒電死。我
      長到十四歲上了初中,家裡才接上了電。你知道我是怎樣度過每一個晚
      上的嗎?我十一歲時用撕大字報紙賣的錢買了一個礦石二極管和耳機,
      接到鐵絲上做了一個最原始的收音機。當我在耳機裡聽到幾個電台同時
      廣播的聲音時,我們全家都樂瘋了。當時我們家把它看得比命還重要,
      是它在每天天黑后給我帶來唯一的安慰。

幼君︰你哭了?哭吧。

思靈︰我自打懂事起,就要用六只眼睛觀察周圍,用三個人所需的力量去感受
      這個世界。為了我的父母,我愛他們。

幼君︰我什么都明白了,什么都不說了。你瞧,我也哭了。

返回

主頁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