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能电脑是男是女?

             --- 与思灵对话录(八)



思灵:你告诉过我你研究过心理学和人格理论是不是?

幼君:虽略知一二,但在这方面我可不服你。

思灵:那好,我请教你一个问题。我在一些文章中提到了本能的作用。但是人
      的原始本能究竟是什么我并不知道。这牵扯到人的本质。这个问题搞清
      楚了会对电脑智能化或人工高级生命有重大意义。

幼君:这对我们人类自身的意义也不得了。影响力最大的理论是弗洛伊德的性
      本能理论。老弗认为性是人的最基本的驱动力。

思灵:这个我知道。但是...,

幼君:你听我接着说。我认为这个理论至今还有生命力。“性”是生命繁衍的
      基础。而生命的本质就是繁衍。人类文化艺术中的歌曲、舞蹈、服饰、
      绘画都直接起源于与繁衍有关的性引诱。人类的占有欲和争斗也起源于
      性。更不用说人类复杂的情感了。

思灵:但是性本能在解释人类现在的社会现象时有很大的局限性。我们无法把
      什么现象都同性联系起来。例如人类对科学的探索,对未知的好奇。我
      们总不能把这解释成性的喜新厌旧和好奇吧?

幼君:你指的是泛性论。你知道我们为什么不能再用性解释一切吗?

思灵:不知道。

幼君:是因为人类社会进化到一定程度,繁衍不再成为性的唯一目的了。对它
      的崇拜和鼓励变成了对它的压抑和限制。道德、宗教、政治、经济和科
      技使性的功能发生了异化。由此产生的现象就越来越难以用性来解释了。

思灵:简直不可思议。看来电脑智能化还要赋予它性别意识。

幼君:很有可能。

思灵:真难想象电脑的性感是什么样的。看来老弗的理论行不通。你说说其他
      理论。

幼君:对于人的内驱力,有人认为是寻求快乐,有的认为是恐惧,还有征服、
      占有、生存适应,甚至还有自我实现等等五花八门。有人把这些分成人
      本善和人本恶两大派。

思灵:我觉得“恐惧”一说挺有道理的。人类对未知的好奇和探索很有可能是
      受恐惧的本能驱使。当然,这完全是无意识的。

幼君:我也想过人类进化到现在为什么一直没有相生相克的对手,也许人类原
      本对生物对手的恐惧转移到了对未知的恐惧。

思灵:你的这个想法很独特。但愿你能因此获诺贝尔奖。

幼君:我突然想到人工高级智能电脑的性别和繁衍问题。要是他们男女不平衡
      还不出大热闹。

思灵:别想得太远了。说不定它可以和人通婚呢?你想想,既然人工生命和智
      能都能解决,赋予它性别和遗传能力还不是小菜一碟?

幼君:我真希望高级智能电脑都是女同志,这样可以减轻人类对这种电脑恐惧,
      同时也让它们不敢太放肆。

思灵:你的建议可以研究考虑,等上级批准后下发。

幼君:你又气我。不过这个问题也确实应该征求女人们的意见,万一女电脑们
      特有性感,人类妇女的权益就难以保护了。话说回来了,我们还是没有
      解决赋予高级智能电脑什么样的本能以及如何赋予的问题。

思灵:这个问题可能不是咱俩能讨论出来的。不过到时总会有人找出办法。我
      想,人工高级智能电脑的第一步是解决神经网络和记忆问题,然后可能
      采取关键部件“引进”的方式,从而解决赋予本能和生命的能力。第三
      步则实现高级智能化并最后实现所有部件的“本地化”。

幼君:引进、消化、吸收最后达到全部零件本地化,是不是指先把电脑和现有
      的生命或咱们人类嫁接,然后改造重组?这倒是一种捷径。

思灵:据报道国外已经有人在试图这么做了。我觉得迟早咱们人类本身的基因
      也要被改造,真不敢想象人类社会到时会变成什么样子。也许,人类被
      杂交成各式各样。

幼君:我说,咱们的心操得太大了。谁也说不清五百年以后的事。真不如好好
      地琢磨怎么让现在的自己活得更洒。

思灵:你看,对电脑智能化的探讨反倒让咱们更加了解了自身。

幼君:你说高级智能干吗非要用生命的形式才能实现呢?

思灵:得,这么长时间咱们白侃了。简而言之,智能就是一种主观能动性。

幼君:我记得今儿个是你来请教我的,怎么把我搞糊涂了?

思灵:还是难得糊涂好。对这世上特别是对人搞得太透了也是很可怕的。

返回

主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