胖子成因奇想

当今肥胖已经成为世界上许多国家的社会问题,减肥的社会花费持续高速增长。我们注意到:肥胖儿童比率也不断提高,对此医生和科学家似乎都无能为力。对肥胖成因有种种观点,似乎都有些道理:

1.      油水过剩论

人们都会发现肥胖率高的地区都是富裕发达地区,例如欧美富裕国家及我国的大城市。有人还举例:在朝鲜大街上基本上看不见胖子,而在韩国胖子就很常见。由此许多人误认为肥胖仅仅是因为吃得多、活动少造成的,而吃得多、活动少就是生活富裕。其实,国家富裕标志不是看谁的人民吃的多、干活少。

我在阿拉伯国家看到人们吃的不比欧美人少,劳动不比欧美人多,但是肥胖比率却大大低于欧美。我决不相信儿童肥胖率低的地区统统是因为儿童不能吃饱吃好!

2. 发福激素论

人们还注意到有钱老板或有权势的人胖子较多(厨师除外)。这些人除了吃的油水大之外,平常要指挥命令别人,所以会在身体中产生发福激素,以令人敬畏(例如警察)。这是一种生物学规律在起作用,以维持动物种群内部的社会关系。

在一些发达国家,穷人的肥胖率反而高于富人的肥胖率。看来此论也有局限性。

3.      先人饿死鬼论

一些学者把肥胖基因归咎于先人因经常挨饿而增大的潜在体内能量储存水平,一旦吃饭问题解决了,潜在的能力就会显现,即过量的脂肪储存。

Q很瘦,他的祖上一定是富态人。

我的观点很简单: 肥胖问题主要是激素泛滥造成的。

大城市人吃工业化饲养的动物食品。动物饲料中添加的激素对许多人特别是儿童发育影响很大。甲鱼、闸蟹、鱼虾、鳝鱼等养殖专业户洒放避孕药已经成为很平常的催熟促长手段。

其实,人工性激素泛滥的最主要来源是化妆品。发达国家街上和办公室中的化妆品香风造成成年男人精子的数量和活力只是30年前的1/3(还有其他次要原因)。欧洲莱因河水的雌激素含量严重超标,导致水中的鱼性器官变形。有钱的老板因为经常受美女香风的吹拂而产生发福激素,这种香风很难吹拂穷人,所以穷人除了猛吃外不会被刺激出发福激素。在某些宗教观念强烈的国家,女人用化妆品受到限制,所以香风对儿童早熟和肥胖率的影响要低得多。

逆向结论:穷国人民胖子少的主要原因是化妆品不普及。

返回

主页

文章选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