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类体毛之谜

 

无论进化论各个主流学派之间的分歧有多大,它们对人类祖先体形的想象却很相近。我认为人类体质有两个最大的迷。一是直立,二是体毛稀少。

1999年『西湖评论』爆发了一场长达近一年的对人类直立成因的大论战,这里就不再谈了。有兴趣的读者可去『西湖评论』网站查看。


人们对自己祖先的想象是以现有灵长类的样子作为参照的,这是个误区。人们鲜有对这些"天经地义"产生怀疑。人类凡发现自己与参照动物在身体构造、功能和外形有所不同,就一概认为我们人类的这些特征是由参照对象进化而成的,几乎没有人把人类这些不同的特征看作是灵长类进化的原型。这正是我们人类傲慢心态写照。就拿体毛问题来说,几乎所有人都认为人类的体毛特征是由多毛变化而成的。与哺乳动物相比,人类的体毛稀而细小,表皮柔软。人类的皮毛特性是自然界唯一的。许多人认为人类的祖先穿了动物皮"衣裳"才导致体毛逐步退化的。这显然是经不起推敲的,热带或非洲大部分人直到近代才穿衣服,他们身体的大部分是长期裸露的,但是非洲人的体毛最稀少。长期生活在寒冷地带白种人的体毛反而要浓些。唯一的解释就是:人类的体毛尚未丰满,而不是退化!对我的这种假设的有力反驳是所谓的返祖现象。

天生的毛人(毛孩)比例极低,远远低于其他遗传疾病,甚至低于连体婴儿的比例。某人身上的一块黑记上有浓密的毛算不算返祖?与其把毛人看作返祖不如看成是一种遗传疾病。我们并没有把比毛人比例高得多的异常遗传现象看作返祖,为什么单单把外表看上去象动物的异常特征看作返祖呢?如果一只新出生的小牛没有尾巴算不算返祖呢?遗传病有成千上万种,难免有某种异常遗传的外表与某种动物外表特征类似,用概率随机分布就可以简单解释。迄今我们对人类体毛稀少的解释是最不满意的。

人类还有食盐的特点,盐对维持人体的代谢及血管和细胞的渗透压是不可少的,而人类的的近亲们都是不必吃盐的。人们曾设想海豚是人类的近亲,因为它可以在一定程度上解释人的皮毛特征、皮下脂肪、面对面性交、喜水和食盐需要,特别是海豚会发声音,而且属于聪明动物。尽管这种假说有一定的说服力,但仍不被人们普遍接受,因为它得不到遗传学的支持。因此有人提出了水猿假说,但尚未得到考古证据。我个人认为沿着这条思路走下去最有可能产生突破,问题是我们是否有足够的勇气怀疑某些"天经地义"的观念。

达尔文是用性选择理论来解释人体裸化的。我认为达尔文所讲的性选择无非是挑选体毛较少的人交配和体毛较少的人性欲较强。

假定解释是:1. 体毛较少会有较强的性吸引力。

2. 体毛较少者容易产生性快感和诱发交配欲。

对第一点的推论:我们祖先的审美价值取向是趋于皮肤光秃化的。

对第二点的推论:我们祖先的皮肤是性敏感的,就象我们现代人身上的痒痒肉。

我的疑问:其他动物是否也有我们祖先的"审美观",趋向挑选毛少的配偶?为什么其他动物没有裸化?

另一个疑问是如何解释阴毛。人类的阴毛没有退化或者说没有完全退化,人的阴毛要比许多动物的阴毛还要长和明显。难道我们的祖先喜欢与阴毛多而身上毛少的配偶交欢吗?这算什么"审美观"?我们的祖先究竟把多少这种"审美观"遗传给了我们?

也许有人会解释说阴毛与体毛不同,它是由荷尔蒙控制的。我会问:难道体毛不是激素控制的?还有人会解释说我们祖先的阴部和腋下部分会分泌性引诱信息素,阴毛和腋毛是必要的。我会问:既然分泌信息素的功能都退化已久了,还留着毛干嘛?我感觉那些都不属于进化论的解释或者说还不够令人信服。您有何高见?

还有一个疑问,毛密皮厚可以保护我们祖先在山石峻岭和茂密丛林奔跑穿行,不易碰、刮、扎和被咬伤,这就降低了皮肤感染的概率。对此难以用适者生存的规则来解释人类裸化的原因!达尔文主义总是回避对生物具体特征进化过程进行生动具体的描述和解释。

人类的直立与体毛稀少不存在必然的因果关系,它们与人类的智力进化都是来自同一种生存方式和环境的影响结果。我们不能认为面对面性交是直立的根本原因,体毛退化(假定是真的)是其它原因造成的,智力进化又来自另一种原因,而这些原因之间没有必然的相关性或因果关联。

目前各种学说都只是部分解释人类体质的进化,针对的是个别的或孤立的特征。我认为人类体质的所有进化特征都是相关的,任何局部和分割式的解释都难以服众。揭开人类进化之迷需要一种统一的解释,它能说明人体进化的所有特征。它有点象物理学试图建立的统一理论,但又不能完全类比,因为任何关于人类进化的描述都属于假设或反推,所以很难由部分到整体来实现。

可以肯定地说,人们期待的这种统一理论或学说不论是基于拉马克、达尔文、恩格斯还是当今的分子遗传学都必须对人类祖先的生活有一个具体生动的描述和进化解释,它可以让普通人甚至少年儿童也能懂得,因为我们祖先的生存方式和环境与今天的人类社会相比毕竟是及其简单的。

返回

主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