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时代的信息冲击

    因特网的出现对社会信息传递的影响怎么评价都不过分。它将使得我们
在信息接收和传播过程中处于平等地位。可以预见在不久的将来官方、商业
和个人网页的功能将趋于一致,也就是说几乎任何人都可以在个人网页上建
立新闻发布、讨论组、信息搜索、邮件列表、网上出版、音乐影视、社会调
查、信息中介及提供各种服务等,甚至开办信息服务的虚拟公司。

    传统社会中人们的交往在很大程度上是为了探听和传播消息。一个人对信
息来源的占有量是炫耀的资本,而且还是身份和地位的标志。能够看到内部文
件、内部书刊或内部电影一度是许多人所向往的。过去我们经常听到文件传达
到哪一级,打听外面和上面有什么消息。上级领导讲话无非是传达一些下面不
知道的精神和消息。这种信息的传递方式使得我们产生一种集体无意识,那就
是领导级别越高就越有知识,水平也越高。

    社会信息可简单分为官方消息和公共信息。我国长期以来对控制信息的分
类是很模糊的,相当一部分公共信息被官方化了。

    要是让学识、能力与官职大小成正比关系就必须让信息具有级别独占性,
以维持级别的某种合理性。我们可以想象一个上级领导发现他的讲话中所透露
的精神和消息都是下级可以提前知道的会是什么样的心情。由于官方发布正式
消息和立场并不能反应发布官员的能力水平,所以对公共信息的控制就可以帮
助提高官员的威信。

    我们中也许有相当多的人都会发现这样一种社会现象:一个人一旦当上了
某个级别的领导,他的讲话就会被记录和传达,并被认为有水平, 而在他未被
提升前时几乎没有人理睬他的“水平”。许多领导的威信在相当程度上是建立
在某些重要信息独占的优势基础之上的。

    在信息业发达的国家,即使总统、议员也是从新闻界公开的内容得到外部消
息来源的。总统议员们只能控制他们自身的消息价值和发布,而无法控制别人接
收和传递什么消息。在我们国家长期以来不同级别的人所能接收的信息来源是不
同的,网络时代将打破这种状况。一个网虫得到的某个新闻比政府一个部长快而
多是绝对不会令人奇怪的。

    信息的另一个功能是教育,这里是指社会知识的教育。通常一个人社会信息
的占有量越多知识就越多,就越有资格影响或教育别人。我国传统思想认为官职
级别高的人对较低的人是教育者,在官本位的社会中绝不会有下级教育上级。要
使得这种现象合理就需要上级具有更多的社会知识,信息独占就成为必然,就要
用一大批人力和物力为不同层次的官员特供信息。

    西方社会不大看重官方信息的教育作用,西方人认为官职并不表明有资格教
育别人该怎么想和做。这与我们的社会意识大相径庭,我们很多人早已丧失在没
有别人的教育和指导下自主判断思考的能力,或者说离开官方的教育就很容易走
上邪路。这种状况更让我们认为新闻和信息的教育功能是必不可少的。

    网络时代将对我们的信息管理制度挑战,不仅学术与出版领域会受到相当大
的冲击,而且对官员的信息特权也有致命的打击,更为突出的就是谁教育谁的问
题。随着上网人数的大量增加,这种尴尬的局面将必然出现,特别是目前我们的
官员阶层很少有人懂得计算机和网络。

    网页上只认目光注意力和点击数, 不认官职大小与有无。我不知道我们的社
会特别是官员们能否承受这种冲击。

下页

主页

文章选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