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絡時代的信息沖擊

    因特網的出現對社會信息傳遞的影響怎么評價都不過分。它將使得我們
在信息接收和傳播過程中處于平等地位。可以預見在不久的將來官方、商業
和個人網頁的功能將趨于一致,也就是說幾乎任何人都可以在個人網頁上建
立新聞發布、討論組、信息搜索、郵件列表、網上出版、音樂影視、社會調
查、信息中介及提供各種服務等,甚至開辦信息服務的虛擬公司。

    傳統社會中人們的交往在很大程度上是為了探聽和傳播消息。一個人對信
息來源的占有量是炫耀的資本,而且還是身份和地位的標志。能夠看到內部文
件、內部書刊或內部電影一度是許多人所向往的。過去我們經常聽到文件傳達
到哪一級,打聽外面和上面有什么消息。上級領導講話無非是傳達一些下面不
知道的精神和消息。這種信息的傳遞方式使得我們產生一種集體無意識,那就
是領導級別越高就越有知識,水平也越高。

    社會信息可簡單分為官方消息和公共信息。我國長期以來對控製信息的分
類是很模糊的,相當一部分公共信息被官方化了。

    要是讓學識、能力與官職大小成正比關系就必須讓信息具有級別獨占性,
以維持級別的某種合理性。我們可以想象一個上級領導發現他的講話中所透露
的精神和消息都是下級可以提前知道的會是什么樣的心情。由于官方發布正式
消息和立場並不能反應發布官員的能力水平,所以對公共信息的控製就可以幫
助提高官員的威信。

    我們中也許有相當多的人都會發現這樣一種社會現象︰一個人一旦當上了
某個級別的領導,他的講話就會被記錄和傳達,並被認為有水平, 而在他未被
提升前時幾乎沒有人理睬他的“水平”。許多領導的威信在相當程度上是建立
在某些重要信息獨占的優勢基礎之上的。

    在信息業發達的國家,即使總統、議員也是從新聞界公開的內容得到外部消
息來源的。總統議員們只能控製他們自身的消息價值和發布,而無法控製別人接
收和傳遞什么消息。在我們國家長期以來不同級別的人所能接收的信息來源是不
同的,網絡時代將打破這種狀況。一個網虫得到的某個新聞比政府一個部長快而
多是絕對不會令人奇怪的。

    信息的另一個功能是教育,這裡是指社會知識的教育。通常一個人社會信息
的占有量越多知識就越多,就越有資格影響或教育別人。我國傳統思想認為官職
級別高的人對較低的人是教育者,在官本位的社會中絕不會有下級教育上級。要
使得這種現象合理就需要上級具有更多的社會知識,信息獨占就成為必然,就要
用一大批人力和物力為不同層次的官員特供信息。

    西方社會不大看重官方信息的教育作用,西方人認為官職並不表明有資格教
育別人該怎么想和做。這與我們的社會意識大相徑庭,我們很多人早已喪失在沒
有別人的教育和指導下自主判斷思考的能力,或者說離開官方的教育就很容易走
上邪路。這種狀況更讓我們認為新聞和信息的教育功能是必不可少的。

    網絡時代將對我們的信息管理製度挑戰,不僅學術與出版領域會受到相當大
的沖擊,而且對官員的信息特權也有致命的打擊,更為突出的就是誰教育誰的問
題。隨著上網人數的大量增加,這種尷尬的局面將必然出現,特別是目前我們的
官員階層很少有人懂得計算機和網絡。

    網頁上只認目光注意力和點擊數, 不認官職大小與有無。我不知道我們的社
會特別是官員們能否承受這種沖擊。

返回

主頁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