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維與意識

    在人工智能界許多人認為人的思維和意識是人腦組織工作的附帶現象或偶發現象。只要製造的東西具有象人腦那樣組織結構就會產生意識和思維。所以說為了製造思想機器,人們不得不拋棄精神與物質的二元論,而轉向一元論,成為徹底的唯物主義者。

    但是我認為這類理論還是難以解決人工智能的困惑。雖然這種理論的前提是物質決定精神,但它難以解釋人的思維或精神對人體或行為的支配和取向。我們無法理解這種解附帶現象為什么是意識。另外,智能究竟是思想還是行為? 我堅決認為智能是我們可以理解的思想。如果把智能僅僅看作行為或功能,我們就會得出幾乎任何東西都具有智能的荒唐結論。只有當我們可以理解但無法準確預料一個主體的行為的情況下,我們才能夠理解它的思想。

    還有人認為任何物質結構和系統包括水、土、石、空氣等物質都具有意識、意志或精神,只是我們無法感受它們,除非它們形成某種複雜的系統組織結構。這似乎是某種宗教神學理論,讓我們又回到了究竟是精神決定物質還物質決定精神的永無休止爭論。

    精神與物質是哲學討論的老話題,也是基本話題。人工智能哲學使我們不得不又回到這個問題上。我們無法証明哪些理論的對錯或部分對錯。既然我們討論如何製造具有智能的東西,我們就要解釋這個東西應該是什么樣的,哪些方法可行或不可行。人工智能哲學與其它討論抽象概念的哲學不同,它應該受到可操作性(肯定或否定)的審視。

    我們的大腦模式或思維結構是按一定的有序程度組織的。這種有序性就是我們思想中的規則。我們的大腦是靠這些規則(因果關系)理解和解釋事物的。如果事物結構的有序性與我們大腦的思維結構不兼容,我們就無法理解或暫時不能理解它們,因為我們對事物的認識是來自感官的。由此推斷人工思想機器的思維結構必須與我們大腦的組織結構在模式上兼容。

    當我們緊張不安時,我們就會意識到我們的大腦沒有處于良好的有序狀態。我們的行為正是我們的大腦為自己工作的結果,即大腦正在調整自己的組織結構或變得更加有序,最終是通過行為顯現的。

    計算機或控製系統都有硬件和軟件,智能生命也有身體和意識,就象光具有波粒二重性。軟件就象頭腦,它控製 "身體" 的行為,但是它的功能並不一定是有智慧的。

    軟件是系統的組織結構。與電腦運行軟件不同,思維不僅是在運行軟件而且是在進行自身結構重組,使其更加有序。

    在人的神經網絡系統中,大腦產生意識。意識是大腦記憶某些自身活動的結果。意識內容總是盡可能轉向無意識,即從模糊到有序。意識通過注意和集中只是處理問題的模糊部分,而無意識則是過濾信息和支配多任務,準確地對平常來自環境和身體內部的信號或刺激作出反應。大腦可以回憶無意識區的記憶,但是處理記憶則是在意識區進行思維。

    電腦程序完全是 "無意識的" 或者說是完全有序的。無意識永遠不會接受來自意識的模糊內容。

    我們能夠感受兩種現象,自然(非生命)和生活。智能是一種生命活動現象。一般講我們可以預期自然現象和發現自然規律,但是我們不能找出普遍的動物生活現象的規律,也不能精確預測動物的行為。生命(動物)具有意志。

    世界上所有生命包括植物在最初階段都只有無意識。無意識的作用一是完全有序的,支配生命自身的行為對外界和內部刺激作出準確的反應以適應環境和為了生存。二是完全無序的,由自然來選擇。無意識不能處理模糊問題。

    當生命進化到一定程度,它們開始以簡單的記憶方式記錄刺激與反應的關系並形成經驗。這樣就產生了意識。生命初期的意識沒有自覺性。當生命能夠以信息的方式記憶它正在作什么,它就有了自我意識。

    意識是主體對模糊信息刺激反應過程的記憶結果。可以說大腦也是這種記憶的產物。如果我們接受這個觀點,意識就簡單地成為記憶問題了。由于無意識,記憶並不記錄所有的大腦活動。要是電腦能夠伴隨自發地記錄自己的工作過程,就能夠有自我意識。

    討論意識而不涉及無意識是不恰當的,因為無意識是意識的深厚基礎。我們的記憶都在無意識之中。

    無意識的作用是過濾輸入的信息、組織關聯記憶或經驗以及完成多任務等。而潛意識是心理學詞匯,通常用來解釋人的思維和行為的驅動。無意識並不是大腦空空,只要沒有腦死亡它就會永遠不停地工作。

    人腦的智能活動是意識和無意識的混合工作。沒有無意識就沒有智能。

    討論大腦思維可分為不同層次,從最表面的行為表象和情感到甚至基本粒子的狀態、運動和相互作用。不論我們所指的數字、模擬、圖像、情感、價值觀、量子是什么意思,如果我們在一個討論中跨越不同的層次,就會經常引起誤解和混亂。

    作為人工智能主體的神經網絡必須包括 "大腦" 和 "身體"。所謂大腦就是這個系統的意識區和無意識結構或程序。意識區處理模糊問題。它包括處理記憶和編程功能。無意識程序處理精確問題。包括過濾信息、多任務功能和儲存記憶。所謂身體包括感官和行為執行機構。

    智能系統內部成員必須是靠神經系統聯系的。這也就是說它們之間不得存在任何信息傳遞界面。電腦部件之間的信息傳遞是有界面的,所以僅從這一點上講電腦不可能是個智能主體。

    任何人造系統必然存在一個界面,在這個界面上人和人工物的交互方式是兼容的。如果我們製造一個具有自我意識的“人工智能”系統,就應該在它的自我意識和自我人工物之間存在一個界面。那么這個界面應該是什么樣的呢?我實在難以想象。

    另外,設計這種系統必須讓我們提前知道它如何產生意識,而意識又是我們設計目標的一種附帶現象。它又是在這個系統被製造完成之后才能顯現的。我們設計製造東西是靠我們頭腦中現有的規則和邏輯,因此我們對人工物自身的功能和發展過程是能夠預期的。我們無法設計一種我們不能理解和預期它的功能機器。因此我們只好模擬大腦功能,這又讓我們面對界面的難題。因此我們開始轉向量子理論。但是我們不能肯定我們大腦的工作機理是否是量子化的。

返回

下一篇

主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