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能的錯覺

    我們通常有兩類問題要解決。一類是解決問題的結果和過程完全是合乎邏輯的和可預見的,因此我們只要對某種條件的刺激自動作出反應。這被稱之為精確。另外一類問題是我們不能預見的,我們通常不知道是否有適用的規則或不知道選擇哪個現成規則來解決問題。這種情況被稱之為模糊。顯然后一類過程是需要智能的。讓我們看看第一類過程是否需要智能。

    第一類情況可以編程,因為我們知道在預期的情況下對于某種刺激該如何反應,或者我們確信通過邏輯可以得出準確的結果。這就是人工智能的工作方式。不過,這會讓我們產生錯覺,認為的人工智能是真正的智能。因為我們人類是經常這樣做的,或者說人工智能可以表現出智能生命的某些功能。

    而我所強調的是根據自身價值觀從很多規則中選擇正確的規則才需要真正的智能。而假的智能如果沒有外部提示或引導則不具備選擇規則的能力。當遇到新的、料想不到的和不斷變化的情況時只有高級進化的生命才有這種能力。面對規則的選擇是這些生命很普通的經歷。這也說明為什么我們至今無法製造一種通用程序用于法庭審判,學校教學或醫療診治等。

    現代科技與數字化相結合只能夠解決理性化的問題,並在這個范疇內大大超過人的能力。但是,智能是用來解決感性問題的。

    智能被認為是一種主觀概念。對于人工智能來說重要的是如何去實現它以及面對各種選擇我們能走多遠。

    智能的概念常被濫用。現代科技與計算機技術結合幾乎可以模擬任何事物包括“學習”以欺騙我們的感覺。

    計算機程序的功能同樣給我們造成錯覺,因為計算機功能與智能生命的某些功能相同。這是功能學派的基本觀點。但我認為從根本上說這些功能是由它的製做者規定和控製的。我很難承認物質世界(非生命)具有自己的欲望和意志,不論它表現得如何生動,更不用談它自身的價值觀了。智能是包括兩端在內的過程,而不僅僅是結果。功能或虛擬現實只能讓我們看到結果。

    關于所謂功能,我舉一個簡單例子︰假定12345除以98.76是刺激、原因或輸入,125是反應、結果或輸出。我們如何判定這個計算是否是智能的呢?我們也許認為它是來自智能的結果,因為我們人類要靠智能才能實現這個計算過程。但是如果這個過程是計算器完成的,我們又怎么想?甚至包括顯示器顯示出在一個黑板上的計算過程,我們又怎么看待這個虛擬現實?

    非生命系統和智能系統開始某個工作時是不同的。如果任何工作都是由于條件的具備或外部指定而開始的,我們就不認為這個系統具有智能,因為它是完全程序化的而且不能選擇規則。但是在某種情況下一項工作開始執行某個程序以實現系統自身的某個目標並不是任何程序的運行的條件已經完全達到,或者說是我們預測不到的。我們就認為這個系統具有智能,因為它有選擇規則的內驅力。后者情況是難以想象的,但是高級形式的生命能夠做到。開始工作與選擇規則是密切聯系的。我們人類製定了大量的規則供我們選擇,但是非生命人工智能只有一個規則可以運行,盡管這個規則要複雜得多而且可能要比我們大腦中的任何現成的規則都好。

    在英文中Artificial這個詞有兩個含義,一是人工的,二是假的。這樣我們就有三種“智能”,生命智能、人工真智能和人工假智能。我不認為虛擬現實是智能的,它讓我們感受的是游戲而不是智能。

    假定一個人工智能系統有不只一個規則,這些規則就應該是相互獨立的。這個系統就應該具有從中選擇規則的能力。關鍵問題是它如何通過學習選擇、改變這些規則或建立新規則。用程序?灰色理論或相關分析法?還是量子計算機?系統能否建立類似價值觀的內在的動態平衡機製。我們永遠無法用精確的方法實現模糊方式。這正是我們世界的深奧之處。

    我們可以製做越來越好的電腦和機器人為我們人類服務。在具有超級智能的人工生命或外星 "人" 出現之前,我們是這個世界的主宰。

返回

下一篇

主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