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能的错觉

    我们通常有两类问题要解决。一类是解决问题的结果和过程完全是合乎逻辑的和可预见的,因此我们只要对某种条件的刺激自动作出反应。这被称之为精确。另外一类问题是我们不能预见的,我们通常不知道是否有适用的规则或不知道选择哪个现成规则来解决问题。这种情况被称之为模糊。显然后一类过程是需要智能的。让我们看看第一类过程是否需要智能。

    第一类情况可以编程,因为我们知道在预期的情况下对于某种刺激该如何反应,或者我们确信通过逻辑可以得出准确的结果。这就是人工智能的工作方式。不过,这会让我们产生错觉,认为的人工智能是真正的智能。因为我们人类是经常这样做的,或者说人工智能可以表现出智能生命的某些功能。

    而我所强调的是根据自身价值观从很多规则中选择正确的规则才需要真正的智能。而假的智能如果没有外部提示或引导则不具备选择规则的能力。当遇到新的、料想不到的和不断变化的情况时只有高级进化的生命才有这种能力。面对规则的选择是这些生命很普通的经历。这也说明为什么我们至今无法制造一种通用程序用于法庭审判,学校教学或医疗诊治等。

    现代科技与数字化相结合只能够解决理性化的问题,并在这个范畴内大大超过人的能力。但是,智能是用来解决感性问题的。

    智能被认为是一种主观概念。对于人工智能来说重要的是如何去实现它以及面对各种选择我们能走多远。

    智能的概念常被滥用。现代科技与计算机技术结合几乎可以模拟任何事物包括“学习”以欺骗我们的感觉。

    计算机程序的功能同样给我们造成错觉,因为计算机功能与智能生命的某些功能相同。这是功能学派的基本观点。但我认为从根本上说这些功能是由它的制做者规定和控制的。我很难承认物质世界(非生命)具有自己的欲望和意志,不论它表现得如何生动,更不用谈它自身的价值观了。智能是包括两端在内的过程,而不仅仅是结果。功能或虚拟现实只能让我们看到结果。

    关于所谓功能,我举一个简单例子:假定12345除以98.76是刺激、原因或输入,125是反应、结果或输出。我们如何判定这个计算是否是智能的呢?我们也许认为它是来自智能的结果,因为我们人类要靠智能才能实现这个计算过程。但是如果这个过程是计算器完成的,我们又怎么想?甚至包括显示器显示出在一个黑板上的计算过程,我们又怎么看待这个虚拟现实?

    非生命系统和智能系统开始某个工作时是不同的。如果任何工作都是由于条件的具备或外部指定而开始的,我们就不认为这个系统具有智能,因为它是完全程序化的而且不能选择规则。但是在某种情况下一项工作开始执行某个程序以实现系统自身的某个目标并不是任何程序的运行的条件已经完全达到,或者说是我们预测不到的。我们就认为这个系统具有智能,因为它有选择规则的内驱力。后者情况是难以想象的,但是高级形式的生命能够做到。开始工作与选择规则是密切联系的。我们人类制定了大量的规则供我们选择,但是非生命人工智能只有一个规则可以运行,尽管这个规则要复杂得多而且可能要比我们大脑中的任何现成的规则都好。

    在英文中Artificial这个词有两个含义,一是人工的,二是假的。这样我们就有三种“智能”,生命智能、人工真智能和人工假智能。我不认为虚拟现实是智能的,它让我们感受的是游戏而不是智能。

    假定一个人工智能系统有不只一个规则,这些规则就应该是相互独立的。这个系统就应该具有从中选择规则的能力。关键问题是它如何通过学习选择、改变这些规则或建立新规则。用程序?灰色理论或相关分析法?还是量子计算机?系统能否建立类似价值观的内在的动态平衡机制。我们永远无法用精确的方法实现模糊方式。这正是我们世界的深奥之处。

    我们可以制做越来越好的电脑和机器人为我们人类服务。在具有超级智能的人工生命或外星“人”出现之前,我们是这个世界的主宰。

返回

下一篇

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