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成熟



思灵:平常我自我感觉思想挺深刻,可是周围的人还是觉得我的为
      人处事不很成熟。他们不断的提醒和开导我,让我无所适从。
      你说这是怎么回事?是我有问题还是别人有问题?

幼君:思想属于高层次,而成熟是世俗的。

思灵:这话我爱听。虽然思想是超脱的,可我倒是想俗而不庸。

幼君:好多人都认为教授博士那些文化人特傻。

思灵:傻得可爱。我特别讨厌那种刻意表现得挺成熟的做作姿态。

幼君:当前市民、商人和官员的行为准则是人格成熟的标志。你要
      是想更成熟些就应该向他们学习。这里边儿学问可大了。

思灵:得了,用不着你来教育我,学市民和官员那套还不容易。我
      发现人们大都期望自己的子女长大成为科学家或学者,可是
      在社会生活中人们并不遵循这个价值准则。

幼君:你说具体点。

思灵:我是说在人际交往中人们并不欣赏知识分子的思维方式。

幼君:所谓"知识分子"是强加给社会的概念,其实我国根本不存在
      这个阶层。

思灵:那咱们就把知识分子算作是受过高等教育的人好了,就象知识
      青年是初中毕业的一样。知识分子的思想观念转向市民、官员
      和商人也是进步吗?我认为他们应该是社会价值体系的建造和
      影响者,而不应该是被改造者。

幼君:看来说你不成熟并不冤枉。我国的知识分子自身心理存在着很
      大缺陷,这也是我们社会的最大缺陷。知识分子之间的差别是
      非常大的,总体讲它们尚不具备改造市井、官场和商品文化的
      能力。这些人只能被社会所融合。有"思想"的人永远是社会的
      极少数。

思灵:你说得对,社会只认可主流文化,不认什么"知识分子"。主流
      文化是政治和经济体制的产物。

幼君:这个问题扯大了。还是回到你的不成熟上来吧。

思灵:这些年我经常和西方的"知识分子"打交道。我发现按照中国标准,
      那帮人个个都傻得出奇,没一个显得成熟。他们太直率,不明白
      就问,连装懂这个起码的表现都不会。

幼君:你真会幽默。还有呢?

思灵:好奇心的裸露就象孩子一样,感情表达太天真。

幼君:这就足够让你耍他们了。

思灵:真是的。要是咱们哪个人有这种性格,非吃大亏不可。你说,我
      现在说违心的话、讲假话丝毫不脸红,说些自己搞不明白的套话
      可以滔滔不绝,不象有些老外有什么负罪感。我这种水平在社会
      上混居然还算不上成熟,你说怪不怪?

幼君:你的毛病就是太认真了,总想把什么东西都搞清爽。我认为成熟
      反映了人的社会适应能力,在不同的社会环境中成熟的标准是不
      同的。

思灵:可我认为成熟是个害人的概念。一个人要是自认为成熟了,就会
      丧失好奇心,思想和价值观就 会固化。一个人的真实水平要是
      达不到社会认可的角色"成熟",他就会刻意地表现"成熟",这会让
      人感到活得特别累。这就好比故意把简单的事情搞复杂。

幼君:要是今后我发现有谁把简单的东西搞复杂,我就当他是假熟。

思灵:我们的人际环境是逼着让人早熟或让人感到成熟,而不是让人不
      断感到自己还不成熟。我对此感到悲哀。

幼君:现在自认为成熟或假熟的人太多了。

思灵:我发现人格的发展与早期经历有很大的关系,而与受学校教育的
      程度关系不是很大。成熟是有层次的,低水平人格发育的成熟也
      算是成熟。

幼君:我也有同样的感觉,这个问题我们以后再侃。

思灵:帝王统治术和官场斗心计在民间泛滥不是什么好事,只会污染社
      会风气。对这些东西也应该象扫黄那样在民间查禁。这是玩笑话。

幼君:帝王统治术和官场斗心计在民间泛滥也有好处,它可以使人们明
      白很多事理。

思灵:我们很多人的成熟已经大大超过了他们自身的实际水平。

幼君:那就是熟大发了。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