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成熟

 

思靈︰ 平常我自我感覺思想挺深刻,可是周圍的人還是覺得我的為
       人處事不很成熟。他們不斷的提醒和開導我,讓我無所適從。
       你說這是怎么回事?是我有問題還是別人有問題?

幼君︰ 思想屬于高層次,而成熟是世俗的。

思靈︰ 這話我愛聽。雖然思想是超脫的,可我倒是想俗而不庸。

幼君︰ 好多人都認為教授博士那些文化人特傻。

思靈︰ 傻得可愛。我特別討厭那種刻意表現得挺成熟的做作姿態。

幼君︰ 當前市民、商人和官員的行為準則是人格成熟的標志。你要
       是想更成熟些就應該向他們學習。這裡邊兒學問可大了。

思靈︰ 得了,用不著你來教育我,學市民和官員那套還不容易。我
       發現人們大都期望自己的子女長大成為科學家或學者,可是
       在社會生活中人們並不遵循這個價值準則。

幼君︰ 你說具體點。

思靈︰ 我是說在人際交往中人們並不欣賞知識分子的思維方式。

幼君︰ 所謂"知識分子"是強加給社會的概念,其實我國根本不存在
       這個階層。

思靈︰ 那咱們就把知識分子算作是受過高等教育的人好了,就象知識
       青年是初中畢業的一樣。知識分子的思想觀念轉向市民、官員
       和商人也是進步嗎?我認為他們應該是社會價值體系的建造和
       影響者,而不應該是被改造者。

幼君︰ 看來說你不成熟並不冤枉。我國的知識分子自身心理存在著很
       大缺陷,這也是我們社會的最大缺陷。知識分子之間的差別是
       非常大的,總體講它們尚不具備改造市井、官場和商品文化的
       能力。這些人只能被社會所融合。有"思想"的人永遠是社會的
       極少數。

思靈︰ 你說得對,社會只認可主流文化,不認什么"知識分子"。主流
       文化是政治和經濟體製的產物。

幼君︰ 這個問題扯大了。還是回到你的不成熟上來吧。

思靈︰ 這些年我經常和西方的"知識分子"打交道。我發現按照中國標準,
       那幫人個個都傻得出奇,沒一個顯得成熟。他們太直率,不明白
       就問,連裝懂這個起碼的表現都不會。

幼君︰ 你真會幽默。還有呢?

思靈︰ 好奇心的裸露就象孩子一樣,感情表達太天真。

幼君︰ 這就足夠讓你耍他們了。

思靈︰ 真是的。要是咱們哪個人有這種性格,非吃大虧不可。你說,我
       現在說違心的話、講假話絲毫不臉紅,說些自己搞不明白的套話
       可以滔滔不絕,不象有些老外有什么負罪感。我這種水平在社會
       上混居然還算不上成熟,你說怪不怪?

幼君︰ 你的毛病就是太認真了,總想把什么東西都搞清爽。我認為成熟
       反映了人的社會適應能力,在不同的社會環境中成熟的標準是不
       同的。

思靈︰ 可我認為成熟是個害人的概念。一個人要是自認為成熟了,就會
       喪失好奇心,思想和價值觀就 會固化。一個人的真實水平要是
       達不到社會認可的角色"成熟",他就會刻意地表現"成熟",這會讓
       人感到活得特別累。這就好比故意把簡單的事情搞複雜。

幼君︰ 要是今后我發現有誰把簡單的東西搞複雜,我就當他是假熟。

思靈︰ 我們的人際環境是逼著讓人早熟或讓人感到成熟,而不是讓人不
       斷感到自己還不成熟。我對此感到悲哀。

幼君︰ 現在自認為成熟或假熟的人太多了。

思靈︰ 我發現人格的發展與早期經歷有很大的關系,而與受學校教育的
       程度關系不是很大。成熟是有層次的,低水平人格發育的成熟也
       算是成熟。

幼君︰ 我也有同樣的感覺,這個問題我們以后再侃。

思靈︰ 帝王統治術和官場斗心計在民間泛濫不是什么好事,只會污染社
       會風氣。對這些東西也應該象掃黃那樣在民間查禁。這是玩笑話。

幼君︰ 帝王統治術和官場斗心計在民間泛濫也有好處,它可以使人們明
       白很多事理。

思靈︰ 我們很多人的成熟已經大大超過了他們自身的實際水平。

幼君︰ 那就是熟大發了。

返回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