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际关系淡化趋势


思灵:随着社会的进步和发展人的社会分工会越来越细,生产力
      的提高需要社会结构组织更加有序化,这样才能形成强大
      的社会发展推动力。所以社会需要规定和调节人与人之间
      的关系,建立合理的社会行为规范。

幼君:这些规范使得人们交往越来越具有公开正式场合的意义,
      人们的行为不得不受到更多的约束,个人之间直接的感情
      交流和情绪发泄渠道会越来越狭窄。越来越多的个人意志
      逐步被社会的规范和社会、集体的目标所代替。

思灵:社会进步会使个人的社会自由度增大,但它是以牺牲人际
      间的感情为代价的。

幼君:这个说法似乎挺矛盾。我理解所谓个人社会自由并不能解
      决人与人之间的情感交流。人们在获得更多社会自由的同
      时却越来越封闭自己的心理。

思灵:社会发展会导致人际关系淡化,它主要表现在个人之间的
      心理距离变大,交往频率下降,个人之间的关系不稳定。
      传统上那种田园诗般的生活变成了充满激烈竞争的紧张活
      动。

幼君:社会竞争的结果就是人与人之间的社会差别增大,人们受
      教育程度的提高,独立意识和自我意识的增强,信息接收
      来源的广泛、及时和量的充足,个性发展的多样化,这些
      都会导致人际关系的淡化。

思灵:社会的发展是以物质财富的增加为标志的,当商品增加到
      相对富裕水平时就会形成买方市场,人们再也不必为了购
      买紧缺商品去拉关系、走后门。这也使得人们由此建立的
      相互利用的关系断裂了。人身和财产的安全性也转移到由
      集体和社会来保障,而不是由个人关系来保障,目前养育
      子女和赡养没有退休金的老人除外。

幼君:另外,社会发展必然会导致第三产业的发达。社会服务的
      不断完善会使得人们不必为打听消息、看病、购物、旅行
      等生活需要去托熟人,办事难的问题逐步得到解决。这样
      一来个人之间的关系就变得非常简单了。人和人的交往大
      都变成了例行公事般的活动,越来越没劲了。

思灵:凡社会服务非程序化、非规范化的地方还是需要利用个人
      关系的。例如许多政府部门的服务和大量的买卖生意活动
      都还没有规范化,这些领域是施展个人关系的好去处,能
      够充分发挥咱们中国人理解的"情商"或"公共关系"手段。

幼君:人们的感情交流大都是伴随物质和服务方面相互利用之中
      的。从这点上看社会有偿服务体系的建立和完善会给咱们
      国家传统人际关系结构带来巨大的冲击。

思灵:这会使相当多的人丧失感情和个人意志赖以寄托的物质基
      础,他们来不及学会其他交往方模式从而会患上严重的感
      情饥饿症和社会不适应症,特别是年纪较大的人会产生被
      社会忽略的强烈孤独感。现代社会的感情交往成本会变得
      越来越高。这个问题的产生与社会政治制度似乎没有什么
      必然联系,无论什么社会制度,只要生产力发展到一定水
      平,社会公共服务达到一定的广泛程度,原有的个人之间
      的关系淡化必然产生。

幼君:这个结论会让很多人感到担忧和害怕,也会让一些人高兴
      和欣慰。

思灵:是的。社会进步使人们获得空前的自由和解放,个人的选
      择机会增多,机会更加均等。人们在交往中重利、重法律、
      重契约、讲究平等,越来越不大注重情面、年龄、资历、
      亲缘关系和乡土地域关系,甚至会出现家庭成员之间关系
      的淡化或契约化。

幼君:你说这样好吗?我看不论到什么时候中国人也会讲感情的。

思灵:你注意,我只是说淡化。另外,与公共道德水平相比,中
      国人更注重私人感情。人际关系淡化会让很多人受不了。
      
幼君:谈到集体归属,我发现单位制对人际关系有关键的影响作
      用。单位制通常是政府部门和军队的组织结构。长期以来
      企业的单位制限制了人员流动,单位对职工甚至家属工作
      和生活的大包大揽使人们把单位当作感情交流和发泄主要
      渠道,它涵盖了人们的社会行为和个人行为,企业成了社
      会。

思灵:大约十年前,有几个西德人对我讲,你们中国人很不幸,
      没有人敢于公开批评和反对政府。我回答说,你们更不幸,
      没有人敢于公开批评和反对老板。你们敢上街骂政府,我
      们敢对面骂单位的领导。这就是许多中国人为什么并不象
      西方人认为的那样感到什么"极权"统治下的痛苦。

幼君:我想那些德国人听到你的回答一定吃惊极了。西方人太不
      了解中国人了。

思灵:在单位制企业中,职工指责、谩骂和挖苦单位和部门领导
      是司空见惯的事情。我很少听说有人公开说他们的好话,
      如果有的话,就会被指责是拍马屁。单位制限制人们自由
      的同时也向人们提供了可以合法聚集发牢骚和发泄不满的
      场所,吓得许多单位连党团工会活动都不敢搞讨论之类的
      内容。可是在三资企业中特别是在外企中很少听到有人敢
      骂老板,这不很怪吗?从心理学讲,人总是要有不满情绪
      的发泄渠道,我不知道他们可以骂谁。

幼君:这用不着你操心。你没听说日本人在公司大门口摆放着老
      板的模型好让员工们去痛打?话说回来,人们还是喜欢和
      单纯正直的人交往,厌恶官场、商界的尔虞我诈和市侩心
      态。有些人在官场上春风得意或在钱财上成了富翁,但在
      感情上却成了可怜的乞丐。

思灵:这是对精神不可逆作用的正常反应,因为在心理层次上,
      尊敬和支配是高于感情的。我把这些称之为经理抑郁症和
      白领抑郁症。如果你发现有人动辄死气白赖要请你吃饭就
      是这种病的早期表现。

幼君:人一感觉自己有了地位和钱财就要忍受心理上孤独,看来
      这也是一种自然或生态平衡。

思灵:再怎么平衡也还是升官发财好,你说是吗?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