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際關系淡化趨勢

 

思靈︰隨著社會的進步和發展人的社會分工會越來越細,生產力
      的提高需要社會結構組織更加有序化,這樣才能形成強大
      的社會發展推動力。所以社會需要規定和調節人與人之間
      的關系,建立合理的社會行為規范。

幼君︰這些規范使得人們交往越來越具有公開正式場合的意義,
      人們的行為不得不受到更多的約束,個人之間直接的感情
      交流和情緒發泄渠道會越來越狹窄。越來越多的個人意志
      逐步被社會的規范和社會、集體的目標所代替。

思靈︰社會進步會使個人的社會自由度增大,但它是以犧牲人際
      間的感情為代價的。

幼君︰這個說法似乎挺矛盾。我理解所謂個人社會自由並不能解
      決人與人之間的情感交流。人們在獲得更多社會自由的同
      時卻越來越封閉自己的心理。

思靈︰社會發展會導致人際關系淡化,它主要表現在個人之間的
      心理距離變大,交往頻率下降,個人之間的關系不穩定。
      傳統上那種田園詩般的生活變成了充滿激烈競爭的緊張活
      動。

幼君︰社會競爭的結果就是人與人之間的社會差別增大,人們受
      教育程度的提高,獨立意識和自我意識的增強,信息接收
      來源的廣泛、及時和量的充足,個性發展的多樣化,這些
      都會導致人際關系的淡化。

思靈︰社會的發展是以物質財富的增加為標志的,當商品增加到
      相對富裕水平時就會形成買方市場,人們再也不必為了購
      買緊缺商品去拉關系、走后門。這也使得人們由此建立的
      相互利用的關系斷裂了。人身和財產的安全性也轉移到由
      集體和社會來保障,而不是由個人關系來保障,目前養育
      子女和贍養沒有退休金的老人除外。

幼君︰另外,社會發展必然會導致第三產業的發達。社會服務的
      不斷完善會使得人們不必為打聽消息、看病、購物、旅行
      等生活需要去托熟人,辦事難的問題逐步得到解決。這樣
      一來個人之間的關系就變得非常簡單了。人和人的交往大
      都變成了例行公事般的活動,越來越沒勁了。

思靈︰凡社會服務非程序化、非規范化的地方還是需要利用個人
      關系的。例如許多政府部門的服務和大量的買賣生意活動
      都還沒有規范化,這些領域是施展個人關系的好去處,能
      夠充分發揮咱們中國人理解的"情商"或"公共關系"手段。

幼君︰人們的感情交流大都是伴隨物質和服務方面相互利用之中
      的。從這點上看社會有償服務體系的建立和完善會給咱們
      國家傳統人際關系結構帶來巨大的沖擊。

思靈︰這會使相當多的人喪失感情和個人意志賴以寄托的物質基
      礎,他們來不及學會其他交往方模式從而會患上嚴重的感
      情飢餓症和社會不適應症,特別是年紀較大的人會產生被
      社會忽略的強烈孤獨感。現代社會的感情交往成本會變得
      越來越高。這個問題的產生與社會政治製度似乎沒有什么
      必然聯系,無論什么社會製度,只要生產力發展到一定水
      平,社會公共服務達到一定的廣泛程度,原有的個人之間
      的關系淡化必然產生。

幼君︰這個結論會讓很多人感到擔憂和害怕,也會讓一些人高興
      和欣慰。

思靈︰是的。社會進步使人們獲得空前的自由和解放,個人的選
      擇機會增多,機會更加均等。人們在交往中重利、重法律、
      重契約、講究平等,越來越不大注重情面、年齡、資歷、
      親緣關系和鄉土地域關系,甚至會出現家庭成員之間關系
      的淡化或契約化。

幼君︰你說這樣好嗎?我看不論到什么時候中國人也會講感情的。

思靈︰你注意,我只是說淡化。另外,與公共道德水平相比,中
      國人更注重私人感情。人際關系淡化會讓很多人受不了。

幼君︰談到集體歸屬,我發現單位製對人際關系有關鍵的影響作
      用。單位製通常是政府部門和軍隊的組織結構。長期以來
      企業的單位製限製了人員流動,單位對職工甚至家屬工作
      和生活的大包大攬使人們把單位當作感情交流和發泄主要
      渠道,它涵蓋了人們的社會行為和個人行為,企業成了社
      會。

思靈︰大約十年前,有幾個西德人對我講,你們中國人很不幸,
      沒有人敢于公開批評和反對政府。我回答說,你們更不幸,
      沒有人敢于公開批評和反對老板。你們敢上街罵政府,我
      們敢對面罵單位的領導。這就是許多中國人為什么並不象
      西方人認為的那樣感到什么"極權"統治下的痛苦。

幼君︰我想那些德國人聽到你的回答一定吃驚極了。西方人太不
      了解中國人了。

思靈︰在單位製企業中,職工指責、謾罵和挖苦單位和部門領導
      是司空見慣的事情。我很少聽說有人公開說他們的好話,
      如果有的話,就會被指責是拍馬屁。單位製限製人們自由
      的同時也向人們提供了可以合法聚集發牢騷和發泄不滿的
      場所,嚇得許多單位連黨團工會活動都不敢搞討論之類的
      內容。可是在三資企業中特別是在外企中很少聽到有人敢
      罵老板,這不很怪嗎?從心理學講,人總是要有不滿情緒
      的發泄渠道,我不知道他們可以罵誰。

幼君︰這用不著你操心。你沒聽說日本人在公司大門口擺放著老
      板的模型好讓員工們去痛打?話說回來,人們還是喜歡和
      單純正直的人交往,厭惡官場、商界的爾虞我詐和市儈心
      態。有些人在官場上春風得意或在錢財上成了富翁,但在
      感情上卻成了可憐的乞丐。

思靈︰這是對精神不可逆作用的正常反應,因為在心理層次上,
      尊敬和支配是高于感情的。我把這些稱之為經理抑郁症和
      白領抑郁症。如果你發現有人動輒死氣白賴要請你吃飯就
      是這種病的早期表現。

幼君︰人一感覺自己有了地位和錢財就要忍受心理上孤獨,看來
      這也是一種自然或生態平衡。

思靈︰再怎么平衡也還是升官發財好,你說是嗎?

 

返回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