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系的維持



幼君︰上回咱們談到交往技巧對關系的建立很重要。可是時間長了,
      要維持這種關系就得看人的內在素質了。

思靈︰建立關系是一回事,維持關系是另一回事。它們的游戲規則
      是不同的。

幼君︰我認為如果人際關系的建立帶有很強的功利性,這種關系通
      常是用財富和社會地位的紐帶維系的。一旦對方的這種利用
      價值降低,關系就會很快冷淡下來。

思靈︰這很正常。另一種情況是情感方面的。隨著交往的深入或增
      多,一個人的稟性就會顯現。有些人很善于交際,很快就可
      以和不相識的人成為朋友。他們給別人的初始印象不錯,很
      容易和別人建立較為密切的關系。不過,很多這種人缺乏維
      持密切關系的內在力量和后勁,暴露的毛病讓別人難以容忍,
      或者很快被對方看透,時間一長朋友就會疏遠。

幼君︰我也發現許多這樣的人,他們不斷更換朋友,在結識-密切
      -疏遠-新結識這個圈子中循環。不斷結識新朋友讓他們很
      難意識到自己在交往中的這種缺陷。

思靈︰我認為這種人非常適合在社會經濟活動中發揮作用,他們在
      公共關系方面是很重要的人才。他們對交往中的經濟利益和
      社會地位因素非常敏感,相當一部分人玩弄這些是爐火純青。
      他們的缺陷是在長期穩定的人際圈內難有市場。

幼君︰在生活圈裡的人際關系質量高低靠的是人的內心,而不單純
      是表面上的東西。

思靈︰這就是中國和西方文化差異的起點。

幼君︰另一種人的交際能力不那么強,外表也不那么吸引人,在交
      際場合也不引人注目。他們學不會也不想學做表面文章、裝
      模作樣或過分熱情。他們總試圖靠內在質量取勝,而不是靠
      外包裝吸引人。

思靈︰也許這種人比較注重修煉自己,在熟人之間有較強的人際關
      系平衡能力。這類人很適合于社會團體中的人際關系。我發
      現許多女領導干部具有這種人格特征。

幼君︰這是咱們中國傳統文化對好人和能力的典型評價。

思靈︰在人際關系不很密切的環境裡,人們往往看重人的外在表現
      和事業成就;在較為封閉和人際關系很密切的環境裡,人們
      往往注重性格的磨煉和自我完善。

幼君︰人們在關注交往時,不僅想要知道如何增強對他人的吸引力,
      提高交往技巧,避免在人群中受到冷落,而且更需要知道在
      人際關系早已自然形成的環境中自己又難以擺脫的較長時間
      裡如何去應付它。

思靈︰前者是應付群體外部的人際關系,后者是對付群體內部的人
      際關系。

幼君︰在咱們國家遷居的成本很高,調轉工作也很不易,對絕大多
      數人來說幾乎是不可能的。

思靈︰幾十年來社會道德意識的不斷惡化與此不無關系。

幼君︰你是說遷居自由、擇業自由和住房私有化是改善社會道德意
      識的關鍵?

思靈︰道德是公共的,它的適用性大小與人們交往距離的遠近成正
      比,就是說交往距離越近,它就越不適用。嚴格地講,封閉、
      過分密切的人際交往基本規則與公共關系的規則是相矛盾的。
      這就是為什么咱們許多中國人靠私人關系可大行其道而公共
      道德水平很低,這反過來又加強了對公共道德的蔑視。

幼君︰我在西方國家時候很不理解為什么那些國家不搞"五講四美",
      可人家的公共道德水平那么高。西方老百姓生活水平之高但
      思想之純朴令我吃驚之極。

思靈︰人際關系結構決定公共道德意識。距離會產生公共道德。

幼君︰這條社會學定律算咱倆的發明。

思靈︰依我看人際關系結構和經濟結構密切相關,它決定的是整個
      社會意識。要知道咱們所談的是構成社會的最基本關系。

幼君︰西方的人際關系好象是圈外型關系,我們在傳統上是圈內型
      的。

思靈︰還是用理性關系和感性關系更恰當。意識到這一點對分析和
      看待我們的社會很有幫助。另外,西方的人際關系比較淡薄,
      個人之間行為的相互影響也不象在咱們國家那么嚴重,沒有
      那么多的利害關系。

幼君︰我看西方人重交往甚于關系。他們在交往中感情很外露,可
      對他們之間的心理關系卻起不到多大作用。他們交往深度挺
      大,可是在心理關系上感情成分並不很濃厚,除非有恩怨因
      素在內。他們在交往時感情和情緒盡情發泄,爭相表現自己,
      顯得過于親密,但是分開時相互間又沒有那么多的糾葛。

思靈︰西方人交往中表面的多,注重心裡頭少。所以他們的交往哲
      學側重于直觀的表面文章,而不大注重神秘的斗心計。

幼君︰你說將來咱們國家的人際關系會不會也變得象西方那樣?或
      者象日本和韓國那樣,還有台灣地區。

思靈︰問題是咱們中國人給搞油了,到處都是自大狂心態,我不知
      道還能不能返璞歸真。

幼君︰我也擔心它是不可逆的。

 

返回

下一篇